您好!歡迎訪問深圳對口幫扶河源指揮部官網!- 使命感,責任心,專注力!
客邑風情

AMOROUS FEELINGS

首頁 > 客邑風情 > 悠游河源
悠游河源
林寨古村:一個百年家族的榮華與優雅
瀏覽:4847次 發布時間:2015年05月11日

這是一個值得去看一看、轉一轉的好地方。如果你沒去,現在就來一次說去就去的旅行,也是不錯的。如果你去過了,你也可以帶上遠方來的朋友,去那里瞧一瞧。



謙光樓,在林寨古村眾多的四角樓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建于民國九年(1920年)的謙光樓。

謙光樓五進三幢設計,有 11個天井、18個廳堂、每層84個房間,全屋324間,正面有4棟騎樓。

謙光樓內,水井、糧倉、廚房一應俱全,可容納500多人居住。

林寨古村里的潁川舊家,始建于民國庚午歲(1930年),是民國廣東省督軍府顧問、曾兩任和平縣長的陳襄廷所建。

陳襄廷早年曾資助邑人徐傅霖讀書成才,結為知己,后徐傅霖官至司法部長、民社黨主席、總統府咨議。潁川舊家里很多書法作品出自民國時期政要和書法名家之手。

永貞樓,是清乾隆甲寅歲(1794年)馳贈朝議大夫從四品候選知府陳興堂的新樓,此樓一門當關、固若金燙,據傳咸豐年間太平天國石達開部將途經林寨,曾久攻不下,后朝庭下旨拆除四個兀角,以安匪患。目前永貞樓的環境保留原貌,門前仍保存著半月形生旺水塘,見證著歲月的滄桑。

這幢展現在我們面前的大夫第,斗門外另有“朝議第”牌匾,是清咸豐辛酉歲(1862年)侯任知府陳肇鑒的祖屋,當年建樓地基需填方,建筑基礎不太堅實,建成后墻體出現一些小裂縫,當地人稱裂縫為爆拆,因是諧音“赤”,村民戲稱赤樓;后來因四角樓弟子較早接受革命思潮,舉辦農民運動講習班,組織農會,后東縱二支隊駐在這里,指揮紅色暴動,鄉民們將這所紅色指揮所稱之為革命的“赤樓”。

中憲第是清光緒廿三年(1898年)教授中憲大夫陳壽年所建。

熏南樓,建于清道光丙午歲(1847年),是林寨富紳陳襄廷祖父陳豫年的當鋪,這里是林寨地區早期的鄉村銀行。

林寨古村里的老房子——太丘家風。

宣儀第是興堂玄孫陳鏡中的新樓,樓內多繪描梅蘭竹菊四時花卉,曾在墻頂描繪獅子、麒麟。

林寨古村里太多清末民初的老建筑了,太多太多圖片了,抱歉,小編實在是貼不動了。你們自己去看吧。下面是一篇寫林寨古村的文章,有點長,但值得一看。下面是一篇寫林寨古村的文章,有點長,但值得一看。

2011年“五一”勞動節當天,雖然雨云漫天,但到林寨訪古的游人也超過了1000人。人群中除了懷舊的旅游者,還有畫家、攝影師等來尋求創作靈感的藝術家,一拔一拔地,川流在各幢四角樓之間。

不經意間,林寨古村的名聲不脛而走,包括央視、《南方日報》、香港《壹周刊》、亞視等在內數十家媒體相繼奔赴林寨,熱愛鄉村古民居的驢友們亦蜂擁而至。

這個藏在林寨盆地深處有著中國現存最大的四角樓群的粵北山區小鎮,從不為人知,到成為眾多學者、媒體和驢友的關注對象,仿佛也就是一夜之間的事情。

500多年后的繁華

在林寨下鎮村和興井村不足2平方公里的區域內,至今仍保存較完好的古民居有24座;其中,清代20座、民國4座,總占地面積3萬平方米。這些四角樓大多興建于清末民初,最早的可追溯至林寨陳氏先祖陳元坤所生活的元朝。

元至正九年(1349年),一位名叫陳元坤的和平富坑人,沿浰江乘舟順流而下前往龍川縣城,途經位于當時龍川境內的林寨盆地時,見此處山川秀美,地勢開闊平坦,又得浰江水運之便,以為是一不可多得的風水寶地,便舉家搬遷至此,與當地黃姓等姓同住一處,是為林寨陳姓始祖(事見林寨石鎮村陳姓祠堂廈鎮堂重修碑記載)。

跨越明清兩個王朝500多年的更替與興衰浮沉后,陳元坤當初對于林寨風水的判斷,在清末民初和抗日戰爭兩個風雨飄搖的亂世中,先后得到了應驗。

彼時,陳元坤的后裔已遍布林寨。這些耕讀傳家的陳氏族人,在此繁衍生息了500多年后,終于在浰江畔,用自己締造出的商業神話,回應了先祖當年的預言。

悠悠浰江,一水旺百業。

在1980年代陸路運輸尚未真正興起之前,林寨憑借浰江水運之便,成為粵北、贛南地區的貨物流轉地。而陳元坤的后人們,正是依憑林寨得天獨厚的物產與水運,通過大力發展商船運輸、倉儲保管等行業,富甲一方。

抗戰期間,香港淪陷,身處粵北山區的林寨,成為大后方。大批來自潮汕港澳地區的人們,為躲避戰亂,擠在一艘艘大貨船中,奔赴林寨。

大量外來人口的涌入,迅速激活了林寨當地的農工商貿。林寨水運商貿之盛,在粵北贛南地區一時無兩。當年的林寨,在鼎盛時期,曾有貨運帆船20多艘,小船不可計數;林寨碼頭貨船總載量達1300多噸,其中,載重過百噸的貨船就有3艘。

這些貨船均為林寨工匠修造,通過浰江和東江,常年往來穿梭于廣州、江門、南海與林寨之間,順流而下時,滿載石灰、茶葉、柿餅、松香、木炭等粵北贛南地區農耕文明的豐富物產,溯流而上時,滿載工業文明地區的布匹洋紗、藥品、軍火等商品。

舊時林寨街市,和今日一樣,位于大嶺山下,依傍浰江,長約1華里,街頭是大興街,街尾為大成街。街門處設有閘口,街鎮內,商鋪林立,當鋪、藥材店、鑲牙店、鐵匠鋪、刨煙店、染織廠、繅絲廠、縫衣社,一應俱全;約場公所、外商會館、耕牛市場、神壇文廟、戲臺球場內,秩序井然;造船廠、石灰窯、油坊、釀酒廠,散布浰江兩岸。而臨河商鋪,多設有埠頭,供自家裝卸貨物之需。

浰江兩岸辟有四大碼頭,林寨新街市開埠之初,兩岸交通往來全憑橫水渡舟。未幾,暴富后的商賈捐建起一座21個橋墩的浰河橋,此為東江溯流而上第一橋。浰河橋間,設有四個石級口,在船運繁忙之時,此間即為船只裝卸貨物的臨時碼頭。當年林寨水運之盛,由此可見一斑。

林寨水運商貿的繁盛,極大地推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興盛時期的林寨街市,每逢農歷三、六、九墟日,來自廣州、潮汕、興寧、梅縣、河源乃至贛南、福建等地的商賈云集于此,他們操著國語、潮汕話、白話與客家話和當地人交易。街市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間或,還有金發碧眼的外國傳教士穿行其間。

此時的林寨,百業興旺,各個村落都依憑自己的物產和優勢,發展出各有特色的小農經濟?!吧湘偞宕曷槔K索,下樓村蘿卜豆角,松仁下村劏豬上桌,橋背村撐船出角,坳頭村竹蔑唔使駁(唔使駁,不用接,不會斷之意),嚴村石灰作塋(很多的比喻),烏石村草蓆堆樓角,興昌村織布硬確確(很厚的意思),羅角石的草鞋人人著,下井村地主建樓閣,下鎮村最興賭博”,舊時林寨的一段民謠,正是當時百業興旺、物產豐富的生動寫照。

而陳氏族人500多年來的繁衍與積淀,正是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年代中,在浰江水運之便的澆灌下,綻放出最燦爛的繁花;而林寨,亦成為和平境內首屈一指的富庶之鄉。

和農耕文明時代所有的鄉紳、富賈一樣,富足起來的陳氏族人,在祖居的鄉土上,建造起一座座既可光耀門庭又能防范匪患、兵亂和水災的莊園式城堡——四角樓。

林寨四角樓為客家傳統民居之一種??图椅幕瘜W者羅香林在所著《客家研究導論》中說:“客家人經營屋宇,地必求其敞,房間必求其多,廳庭必求其大,墻壁務極整齊?!腿宋菔?,有圍龍、棋盤、二字、四角樓、圍樓、五棟、枕頭杠、茶壺耳等名目。每式以正棟以及橫屋為主體。正棟或稱正廳,制如宮殿,橫屋如宮殿的廡??腿宋萦?,多由創業的人,一手經營,而分給眾多子孫,但無論分至如何繁細,其正廳仍屬公有?!?/span>

在林寨下鎮村和興井村不足2平方公里的區域內,至今仍保存較完好的古民居有24座;其中,清代20座、民國4座,總占地面積3萬平方米。這些四角樓大多興建于清末民初,最早的可追溯至林寨陳氏先祖陳元坤所生活的元朝。

四角樓的百年孤獨

2010年,著名考古學家麥英豪來林寨,看著櫛比鱗次的四角樓,心中的感慨和疑問溢于言表:“為何這個小鎮會在清末民初建起了這么多的四角樓?”

暮春時節,南國的鄉村已是綠樹成蔭。一座座古樸中夾雜著滄桑的四角樓,鶴立雞群一般,矗立在一片高低不一外形拙劣單一的現代民房中,顯得孤獨、突兀又落寞。

光亮的鵝卵石古村道上,信步行走的,既有來此觀光滿眼都是驚奇神色的游客,又有生于斯長于斯怡然自樂的黃發與垂髫。我向一個穿著藍底白花布衫的白發老太太問路,她給指出來后,又熱情地邀我進屋飲茶。短短一條幾百米的道上,請我喝水的,就有三位老人。她們一般都慈眉善目,眼里都盛著樂天的笑容。

林寨居民多為客家人,喜聚族而居,其四角樓建筑群和其他客家民居一樣,非常大氣,占地面積多為數百上千平方米,有永貞第、薰南樓、福謙樓、中憲第、朝議第、下鎮當鋪等。

在林寨現存的四角樓中,謙光樓最為氣派、奢華。謙光樓建于民國9年,坐北朝南,是一座長方形圍屋,四角建有高4層的碉樓,面寬57.5米,進深47米,占地2702平方米。其主體建筑一進為三層走馬樓式樓房,二、三、四進為三進四橫格局,依中軸線依次為正門、下廳、中廳、上廳,兩廳之間有廊廡聯接,側邊有廂房,兩側各有兩排橫屋。

在橫屋與橫屋、廳堂與橫屋之間,有三條橫巷和十一個天井分隔,這些天井和橫巷,是四角樓內的交通通道,將整幢房屋連結在一起,遭遇匪患或戰亂,居住其間的人們不出大門即可互通音訊。整幢屋內,共有十個廳堂,房間258間,水井、糧倉、廚房一應俱全,可容納500多人居住。

如此規模與氣派,在煙雨江南的徽州古民居中很難看見,但在喜聚族而居、注重建筑防御功能的客家民居中卻是常態。

謙光樓樓主亦為陳氏族人,名云亭。一個在林寨廣為傳播的故事,是這樣描述陳云亭家財富的:

“謙光樓系陳云亭之母用激將法逼其建造,耗去20萬銀元。謙光樓完工之日,正是陳母八十大壽。母子心血來潮,想看看家中究竟有多少財產,遂讓工人將庫房內的銀元堆放至樓內天井中。工人整整挑了7天,才用銀元將天井填平?!?/span>

如果說謙光樓和陳云亭體現了林寨陳氏后人物質上富足的一面,那么,潁川舊居和陳襄廷更多地則是代表著林寨客家人的人文傳承等精神層面的東西。

陳襄廷,林寨下鎮人,生于1875年,原名陳履中,字正卿,別號襄廷,曾擔任民國廣東省督軍府顧問,做過兩任和平縣長。陳襄廷家為林寨大戶,家業極大,年收田租二千余石,擁有薰南第、穎川舊家、小洋樓、青園、朝議第、九棟屋和可喜坳山莊等樓宇房產,有當鋪八間,分布在林寨、龍川、鶴市、老隆、四都、黃石等地;在龍川、和平兩縣各街鎮還有店鋪四十余間,年收入數以萬計。也就是說,大半個林寨的房產和地產均為其家所有。

陳襄廷天資聰慧,仗義疏財,樂善好施,廉恭仁厚,喜好交友,青年時即加入同盟會。民國初立,兵匪難分,騷擾鄉民,林寨雖地處邊遠,依然飽受涂炭,一夕數驚。地方鄉紳公推陳襄廷為團董,組織操練保衛團。陳襄廷自出資金,招募編練鄉勇,擊斃盜匪三人,盜匪聞風喪膽,林寨由此得保安寧。

民國十二年,陳襄廷就任民選和平縣長。在就職演說中說到:“尾隨孫中山先生教導,做人民公仆?!?/span>

陳襄廷任期屆滿,離職回家,返鄉途中,鄉民燃放鞭炮迎接。陳襄廷曾對人說:“我兩次任縣長,私人墊用了白銀貳萬多元,雖未有什么建樹,但我不貪污受賄,不敲詐勒索,所以背后沒有人罵我是貪官污吏,墊了點錢也是值得的?!?/span>

1944年4月,陳襄廷病逝,享年七十歲,其后裔現多散居海外。

潁川舊家,即為陳襄廷于民國十八年(1930年)修建的新樓。今日所見的穎川舊家,已掃去了數十年積壓的塵土,處處顯露著居家的富貴氣與書卷氣。潁川舊家為方形圍屋,高三層,擱瓦布檁式結構,平面布局為二進二橫式,依中軸線向兩邊平均布置,正中依次為大門、門廳、中廳和上廳。橫屋為三層走馬樓式樓房,樓前有長25米,寬3米的天井,用于通風和采光。

不論首次還是多次來到這里的人,都會細細觀看屋內各種材質的雕刻。屋內石木構件大量運用鏤雕和浮雕手法雕刻草木花卉、珍禽異獸和人物故事,工藝繁復精湛,栩栩如生。青石門框上嵌石匾,匾額正中所刻“穎川舊家”四個楷字,乃譚澤闿手書。譚系近代書法家,民國時南京“國民政府”牌匾即其所書,至今上海、香港兩家文匯報仍沿用其手筆。

穎川舊家中廳石柱上鐫刻有書法家吳道镕撰寫的對聯:“鳳吉兆當年被先世余光永卜其昌仁里別開新境界,熊祥占奕異勉后昆濟美共歌式好義門丕顯大規模?!睆d中槅門、屏風隔扇上都題有各款文字,如:“公忠報國”、“勤儉和忍”、“孝友傳家”、“惟懷永圖”等家訓、警句。2010年,鳳凰衛視《文化大觀園》主持人王魯湘參觀過穎川舊家等四角樓后認為古屋具有有很強的教化功能,“雕梁畫棟,字畫匾聯,到處都是儒家經典里的東西,對聯、格言等,無不在告訴后人要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告訴后人要正當做人?!?/span>

雖然建筑年代稍后,穎川舊家有別于傳統的“四點金”式圍屋,防御性能已然減弱,設計上更注重美觀實用,但依然可在匪患中確保族人和鄉民之平安。

其四角碉樓均設有了望孔、射擊孔,可窺探四周動靜,光窗則以花崗巖雕鑿而成。大門兩側,各有9眼大如茶杯的圓洞,以9條鐵棍嵌入墻中,當地俗稱九子杠;大門門板均系堅厚到足以防火防彈的泡桐木做成。如遇緊急情況,即將九子杠拉出閂上,緊閉大門,則整座莊園即固若金湯。

在功能上,林寨四角樓雖與開平碉樓略有形似,但相對于開平碉樓中西結合的繁復古怪,林寨四角樓則更多地承襲了中原文化的大氣和素樸。

2010年,著名考古學家麥英豪來林寨,看著櫛比鱗次的四角樓,心中的感慨和疑問溢于言表:“為何這個小鎮會在清末民初建起了這么多的四角樓?”

作為土生土長的和平人,和平縣文廣新局局長黃嘉樂也在一直思索著這個問題。他說,林寨四角樓和開平碉樓均興建于清末民初,有著共同時代背景——兵荒馬亂,匪患叢生,富賈為保家族與地方安寧,筑樓防御。在黃嘉樂看來,兩者之間的不同在于,林寨富賈更注重精神層面上的東西,“這從穎川舊家的家訓很能說明一些問題,勤儉和忍,這是客商——客家商人的人文內涵?!?/span>

1949年4月,林寨解放。那些曾經顯赫一時的陳氏族人的身影,漸漸從林寨的四角樓和古村道中淡出。謙光樓成為鎮府辦公樓,司馬第則成為人民公社食堂,其他四角樓亦涌進陳姓鄉民。鄉民們依據各自的需求,將四角樓劃分為一個個私密的空間。至此,林寨四角樓成為鄉村里的單元樓。而那些在從前陳氏族眼中最為莊重的祭祀場所,搖身一變,成為鄉民堆放柴禾與農具的公用空間。

進入上世紀50年代——70年代,激情萬丈的人們在四角樓外墻、內壁涂寫了許多文革、大躍進、公社化時代的政治標語與毛澤東畫像,事隔數十年,這些標語仍讓現代人觸摸到那些年代的脈動。

繁華散盡后的林寨四角樓,人去樓空,如今雖經修繕,但那些殘破的門窗,門楣上褪色的花卉,滿是蒼苔的天井,蛛網密布的雕梁畫棟,無一不在訴說著百年來隱藏在歷史深處的滄桑與孤獨。

無可挽回的優雅

曾經彌散在舊日林寨鄉間習俗與日常生活中的優雅,如今早已被工業文明的腳步踩踏得面目全非。鄉村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也日益邊緣化。和中國所有的鄉村一樣,林寨,也成為她曾經的鄉民和鄉民們的子孫再也回不去的故鄉。

5月1日上午,陳仰天站在穎川舊家門前,用粵語向一個50多人的來自香港的旅游團進行詳細講解。

今年62歲的陳仰天,曾經的身份的是和平縣四聯中學工會主席, 2010年第23屆世客會后,熱愛林寨并熱心挖掘林寨文化內涵的陳仰天成為和平縣林寨古村旅游景區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仰天預備用余生的時光,來挖掘、推介林寨古村落的文化與旅游。

在陳仰天的眼中,林寨古村落和村落中的四角樓、古村道,以及老輩人口口相傳的見聞與掌故,就是一部鮮活的民國年間林寨鄉村史志與風俗圖景。

而民國年間林寨的風土人情,則正是鄉土中國曾經最為優雅的生存與生活方式的真實寫照。在那個風云際會的年代,西方工業文明透過東江水系,浸滿至地處邊遠山區的林寨,而古老的農耕文明依然生機勃勃,用鄉規民約和傳統文化維系著鄉土中國里的世道人心與日常生活。

林寨自古民風淳樸,崇文重教,素有“文化之鄉”之美譽。早年的林寨,僅下鎮一村,就有私塾六間。如今,私塾作為一種教書育人場所,早已不復存在,但當年六間私塾之一的青園書塾依然保存完好,門前的對聯清晰可辨:青燈照讀人文蔚,云路聯鹿士氣揚。

從前的和平,曾有“頭林二烏三陽明”之說,“頭林”即為經濟、文化方面在和平首屈一指的林寨。史料記載,明清以來,林寨共考取舉人多名,貢生23名,秀才223名。

民國二年,林寨廢私塾立學堂,當地鄉紳籌資建成和平縣第三區朝陽國民學校。當年,學生路遇校長,即立于路側向校長鞠躬致敬,而校長亦躬身還禮。這師生互尊互敬的場景,至今依然是鄉民口中的美談。

1918年春夏之交,廖仲愷攜夫人何香凝和年僅十歲的廖承志造訪林寨時,即從林寨的老碼頭下船,前往好友陳襄廷家中小住。6年后,高中生廖承志受陳襄廷之子陳子敬之邀,再訪林寨,教四角樓子弟習南音名曲。

那時,廣州到林寨,乘舟經由東江北上,再轉浰江,2日內即可到達。在林寨,常有廣州粵劇班子乘舟前來鄉紳富賈家中唱戲。

1932年,有粵劇伶王、萬能老倌之譽的薛覺先首次到林寨演出現代粵劇后,激起了當地鄉民對于粵劇的興趣,鄉民們自發組建粵劇社。從此,粵劇盛行于林寨及和平的鄉村舞臺,并傳承至今。

興盛于當年林寨鄉間的民間文體活動,不僅僅只有粵劇。五月端午浰江賽龍舟,是舊時林寨一年一度的體育盛事;而打香火龍則是林寨春節時鄉民們最為看重的兼具祭祀祈福與娛樂功能的盛典。

曾經彌散在舊日林寨鄉間習俗與日常生活中的優雅,如今早已被工業文明的腳步踩踏得面目全非。鄉村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也日益邊緣化。和中國所有的鄉村一樣,林寨,也成為她曾經的鄉民和鄉民們的子孫再也回不去的故鄉。

你懂,或者不懂;愛,或者不愛;保護,或者不保護;向往,或者遺棄,那些農耕文明時代耕讀傳家的最為優雅與自然的生存與生活方式,那種只能在春華秋實中享受到的收獲的喜悅,終于還是無可挽回地義無反顧地遠離了浸淫在工業和城市文明中的我們,只留下了那一棟棟的凝固史詩般的古建筑,供我們鑒賞、思索、徜徉……



河南朋友局官方下载 吉林快三和值中奖表 江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一万块钱炒股可以赚钱吗 一分11选5计划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白姐透特一肖 甘肃省11选五遗漏 安徽快三豹子走势图 吉林11远5爱乐彩走势图 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